新闻资讯 News
联系我们
联系地址:广东省广州市
邮 编:123456
联系电话:0760-85528555
公司新闻
首页 > 新闻资讯 >公司新闻
艺术电影放映想要市场盈利,至少还需要两三年
时间:2018-02-02

《大世界》上映几天后,遭遇没有太多排片空间的问题

前段时间,动画电影《大世界》上映,朋友圈有朋友抱怨,片子上映的时候正在出差,等过几天回来的时候影院却没排片了。这或许是很多观众都曾遇到过的一个尴尬,想看的电影看不到,尤其是偏文艺的小众电影,经常会在商业大片的挤压下迅速从排片中消失。中国至今还没有一条专门放映艺术电影的艺术院线,2016年底,差不多同时,有两家放映艺术电影的组织成立。一家是由中国电影资料馆牵头成立的“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以下简称“艺联”),另一家是由《我的诗篇》导演吴飞跃成立的“大象点映”。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艺联”覆盖了400家影院,600块银幕;大象点映则发起了1769场放映,动员了137130观影人次。记者采访了大象点映创始人吴飞跃、大象点映艺术总监石川、大象点映数位发起人、数位合作影院经理以及“艺联”项目负责人英琪、数位合作影院经理等,聊下这两个艺术放映组织的放映模式,如何与影院合作,票房怎么分成,以及艺术电影放映中遇到的问题。

票房最高

250万 大象点映票房最高的是《我的诗篇》,从2016年一直放到现在。

818万 在“艺联”放映影片票房最高的是《海边的曼彻斯特》,2017年8月25日上映。

1、放映模式

有点也要有面,细化方能“撒网”

大象点映的创建还要从一部电影说起。2015年,吴飞跃和诗人秦晓宇拍了一部反映工人诗歌的纪录片《我的诗篇》,片子出来之后拿到了包括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纪录片等在内的很多大奖。然而,在推动电影上映的过程中,吴飞跃却面临一个尴尬局面,“我们当时跟中国大大小小几十家发行公司都聊过了,但没有找到理想的发行公司。”无奈之下,他希望用互联网做一些新的尝试,让更多观众看到这部片子,就想到了“众筹点映”的模式。

传统电影的放映是粗放型的B2C模式,吴飞跃以开超市打比方,“如果我把超市的黄金货架给了你,那你的货源销量自然就大。但对消费者来说,就缺乏一个选择空间,因为你只能在超市进货的基础上去选择。”这就和传统电影的粗放型放映模式是一样的,观众只能在影院经理排片的选择上,去做二次选择。而吴飞跃的“众筹点映”模式,主打的概念是让好电影遇见对的观众,就是由观众决定看什么,把观众的需求汇聚在一起,然后让影院给他们一个观影的渠道。

这种“众筹点映”的具体操作形式是,大象点映有一个微信公众号,里面覆盖了全国各地上千家影院,有上百部供选择的艺术电影。如果你想发起一场电影的点映,就从“发起点映”里面选择相应的影片、所在城市、影院、时间、召集的观影人数,有观众感兴趣的话,就会点击“购票观影”,在线买票。如果在规定时间之内召集到目标人数,则这次点映召集成功。如果没有达到目标人数,则票款退还给每个观众。

与大象点映的这种“众筹点映”模式不同,“艺联”的放映采用了另一条模式。2016年10月,由中国电影资料馆牵头,联合国内主要电影院线等组织,拿出分布在全国各地的100个影厅作为首批艺术影厅,保证每天至少放映3场艺术电影,每周至少保证10个黄金场次的放映。在“艺联”负责人英琪看来,在每个城市拿出几个影院放映艺术电影,可以更能细化观众,将观众聚拢在一个影院,而不是广撒网。“以后来这家就是专门来看艺术片的,商业片我可以去其他家看,我们打的就是这个概念。”

百城首映

针对一些即将上映的艺术电影,大象点映有一个“百城首映礼”的放映模式。大象点映会选择同一天或同一个周末在全国上百座城市做这部片子的首映礼。这样能够帮助影片在第一时间找到它的第一批观众,从而发酵出第一轮的好口碑。像纪录片《地球:神奇的一天》、《天梯:蔡国强的艺术》,剧情片《时间去哪儿了》都于上映之前在大象点映做过“百城首映礼”,并且取得了不错的票房成绩。

 

其实,在这个过程中,大象点映充当了电影发行方的角色,会对片方收取一定的服务费。因为在筹备全国各地首映礼的过程中,会有一定人力物力的成本投入。大象点映能够举办“百城首映礼”,很大程度上依托于遍及全国各地的发起人。在吴飞跃看来,发起人与大象点映有一种很紧密的价值观维系着,都是想帮助好电影遇到对的观众。

长线放映

除了“百城首映礼”,大象点映做得最多的还是针对文艺片的长线放映。这种长线放映主要是对已经下映的片子,当然也有特例。《我的诗篇》在还没有上映之前就已经做了近一年的长线放映,在全国205座城市做了1000多场放映,每场的上座率都在80%以上。2017年1月13日,《我的诗篇》最终在内地院线公映,最后收获了316万的票房成绩,而之前长线放映的票房就有250万。

在电影的公映过程中,也有一些文艺片主动来找大象点映寻求合作。2017年11月,《嘉年华》公映过程中,排片不太理想,电影的片方找到大象点映,想做长线放映。很多文艺片因为受众少,上映没几天就下线了。而大象点映的这种长线放映好处在于,可以让观众在影片下线之后,依然能够有机会在影院看到。

专线放映

2017年8月,美国文艺片《海边的曼彻斯特》在内地上映的时候,采用了“艺联”专线放映的模式,就是影片只在当时“艺联”下属的100多家影院200多块银幕放映。当时,这部片子拿到奥斯卡都已经半年时间了,网上早有了资源,如果走商业发行的话,成本太高,“艺联”就与环球影业谈下了专线放映的合作。“艺联”的项目负责人英琪透露,“为了做好专线放映,我们做了一些落地宣传,还有一些当地的广播、自媒体去做口碑发酵,同事们建了50个群,在各地选群主帮忙扩散包场。”最后,影片收获了800多万的票房成绩,平均每块屏幕产出3万多票房。

即将在3月2日上映的美国电影《三块广告牌》同样采用了“艺联”专线放映的模式。英琪介绍,这次的专线放映是有备而来。早在2017年4月,中国电影资料馆馆长孙向辉带领团队去洛杉矶参加一个电影活动,顺便拜访了福克斯的探照灯总部,看到了《三块广告牌》的一个宣传片,觉得特别好。等之后看到成片之后,就已经着手引进工作。等到电影获得金球奖最佳影片的时候,就把“艺联”专线放映的消息放出来了。

 

影展放映

“艺联”每年都会以影展的方式放映很多文艺片,现在固定的有两个影展:秋来展和春望展。在全国,“艺联”会选择十个左右城市,在与“艺联”合作的影院同步开展影展活动。“艺联”也会根据每个城市的不同文化与观影习惯,来选择不同影片进行放映。比如,去年发起的“郑君里经典回顾展”中,“艺联”会先跟各个影院说一下,然后再让影院报上想要放映的片单。因为每个地区的观影习惯不一样,比如上海的观众可能对郑君里的片子更偏爱一些,因为类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乌鸦与麻雀》等都是以上海为故事背景的,所以,在排片上对上海观众就会有更多倾斜。

2、选片

所选影片尽量是稀缺资源

在选片上,“艺联”有一个专门的专家委员会,每次选片前都会以投票的方式决定该片能否进入“艺联”的放映。投票时,每位成员手里都有一张打分表,表上的内容包括影片所表达的政治内容是否正确,内容是否积极向上,艺术质量等等,专家看完片子之后给出一个分数,然后再写一个短评。专家委员会的团队组成都是业界资深的人,包括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的一些老师。其中,团队里有一位专家经常出入世界各大电影节,看过很多电影回来之后就给“艺联”推荐,“艺联”再去跟片方谈合作。

对于选片,大象点映创始人吴飞跃最看重的还是影片的质量,“如果我作为一个观众看完之后,会不会分享给我的朋友,有没有这个分享价值?”这成为选片的一个重要参考,他希望影片在艺术上能够触动观众的内心,引发大家去思考。在选片过程中,大象点映会先派团队的小伙伴去观看,比如《村戏》和《摇摇晃晃的人间》还没有上过院线,大家都没有看过,就需要大象点映来替观众审片。大象点映艺术总监石川特别坚持的一点是,“大象发行的影片必须是市场上的一种稀有资源,假如这部影片在各个影院都能看到,大象再做的话就没有意义。”之前,商业大片《鲛珠传》上映的时候,也找过大象点映寻求合作,但被拒绝了,大象点映并非所有片子都做,要保证自己的品质。

3、影院合作

先主动合作,再深入配合

大象点映确立了“众筹点映”的模式之后,刚开始是一家一家地跑影院谈合作。因为“众筹点映”模式能够准确有效地召集到观众,对于影院来说,保证了上座率,所以很多影院很支持。其实,对于很多影院来说,他们也想做出自己的特色。以北京朝阳剧场为例,该剧场业务主管李铁英坦言,还是希望影院能够有自身的定位,做出特色。“其实现在影院的设备都差不多,片源也都一样,影院如何吸引观众,只能做出自己的亮点。”去年,有部纪录片《重返狼群》上映,当时北京没有几家影院有排片,但朝阳剧场对这部片子特别支持,一直排到影片下线,北京各个城区的观众都来朝阳剧场看这部片子。大象点映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主动与朝阳剧场寻求合作,之后好多电影的点映都在朝阳剧场举行,与大象点映合作的纪录片《摇摇晃晃的人间》在朝阳剧场放映了一年多,直到现在上座率都非常高。

“艺联”与影院的合作模式相对简单一些,如果是新片上映,“艺联”就会给全国各地联盟下的艺术影院发一个通知函,说明每天的排片不能低于多少,有没有黄金场,每周放映多少场次等等。如果是做影展或者重映,就会把片子带到全国合作的影院放映,影院给予落地宣传的配合。如成都峨影1958影城与“艺联”合作比较密切,影城建有自己的艺术观影群。该影城上座率很好,是《冈仁波齐》单片全国票房最高的影院,票房接近40万。

4、票价、分账、盈亏

两年内能赚钱是理想状况

票价

大象点映的票价基本与影院平时正常放映的电影票价一样,既不会卖贵,也不会刻意便宜,根据不同城市级别会有上下浮动。而“艺联”根据每部片子都会设定一个最低限价,不能低于这个最低价格售卖,价格没有上限。

分账

因为无论是大象点映还是“艺联”,最终的票房都是会录入票务系统的,所以,票房分账的方式还是和商业院线的票房分账一样,但大象点映还有细微不同,票房分账中还涉及发起人,发起人如果成功发起一次点映,会拿到本次点映所售票款的10%,用于制作海报、邀请嘉宾等,而大象点映作为发行方也会拿到百分之十几的票房分成。

盈亏

关于艺术电影放映是否能够盈利,是很多人都关心的内容。对于大象点映来说,目前阶段处于收支平衡的状态。创始人吴飞跃说,他们先以持平的标准来做,先保证片方的收入,在这个基础上大象点映再获得一些票房分成,覆盖掉运营成本,那这件事就可以长久做下去。他认为理想状态是两年内让大象点映实现盈利,整个团队比较稳定。其实,从去年9月份开始,就有一些投资公司来做调查,准备为大象点映做投资,年底的时候,大象点映基本完成了A轮融资,投资基本到位了。

而对于是否盈利这个话题,“艺联”负责人没有正面给予答复。但是,在2016年“艺联”刚刚成立之初,作为牵头单位中国电影资料馆的馆长,孙向辉曾给影院经理们打防疫针:“三年之内,可能都不能盈利。”在“艺联”负责人英琪看来,“艺术电影观众是需要慢慢培养的,从我们专线放映《海边的曼彻斯特》开始,大家知道‘艺联’这个品牌,我们现在做的相当于品牌建设,这个过程起码还得两三年。”

5、影院合作

数量有限,保证片源很难

“艺联”在成立之初规定“每个艺术影厅,保证每天至少放映3场艺术电影。”这是艺联成立时对加盟影院的要求。但在具体实施过程中,许多影院很难达到这一要求。与“艺联”合作的上海天山影城负责人介绍,艺术电影的排片也是因片而异,有些片子的确太过小众,一天排不到3场。这也是困扰其他影院的一个主要问题。就连对文艺片有特殊照顾的百老汇电影中心也经常充满无奈,因为院线电影中没有文艺片可排,影院里放映的还是商业片为主。


在大象点映艺术总监石川看来,目前艺术电影想要做长线放映,最主要的问题就是版权问题。目前国内每年出品的艺术电影数量有限,如果想要做长线放映,只能回头找过去的一些老片。大象点映刚刚创立一年多时间,有版权合作的电影有上百部,但这依然无法满足长线放映的需求。“最大的障碍就是版权问题谈得相当漫长,很少有片子是一家公司投资的,都是好几家一起投,这就需要先找到第一出品方授权,之后再找第二出品方、第三出品方授权,甚至有些公司都倒闭了